生气到发抖是怎样一种体验?

如题,我刚才再一次生气到发抖。

如题,我方才再一次生气到发抖。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时下

教师工作每天很不开心、很累怎么办?

2022-9-21 15:42:17

时下

思文在《脱口秀大会 5》中的表现如何?她的脱口秀还像以前一样好笑吗?

2022-9-21 15:42:20

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Will.liu

    气到发抖,甚至气到抽搐。很多情况下,情绪失控,会导致呼吸紊乱,而呼吸紊乱,会导致二氧化碳摄入不足。

    过度通气综合征是综合医院急诊科的常见病。其发病的诱因最多见的就是焦虑、紧张等情绪因素引起的呼吸过快。

    由于二氧化碳通过呼吸排出体外的效率非常高,过度的呼吸,可以使过量的二氧化碳排出。血液中二氧化碳以碳酸的形式存在,对于维持体液的酸碱平衡有着重要的作用。当血液中的二氧化碳含量显著下降,就会出现呼吸性碱中毒。

    低二氧化碳血症会使血中氧分子和血红蛋白的结合率增加,周边组织因而不容易得到充足的氧气,病人会有缺氧的感觉,因而更紧张,呼吸更快更浅,形成恶性循环。

    这个时候,要深呼吸,如果有袋子,套个袋子在头上,不要让呼出去的二氧化碳跑了,没有条件,双手捂住嘴鼻呼吸,呼吸尽量长。吸收了足够的二氧化碳,症状就会缓解。

    我年轻的时候,情绪也容易激动,有一次低烧,和家里人闹了点小矛盾,一个人跑去医院打针,当时和家里打完电话,气到发抖,等着打针的时候,在社区医院里面就手脚发麻,感觉呼吸不过来,手指开始抽筋,最后近乎晕厥,椅子都坐不住,倒在了地上,最后打了120急救,送到大医院,强心针,输氧全上,现在想起来,就是呼吸乱了,加上低烧,加剧了病情。

    所以,情绪激动的时候,不要去想,捂住嘴鼻,深呼吸,后面我基本就没有这么生气到发抖了。实际上,哪里有那么多生气的,要么退一步,要么进一步,生气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有切实的动起来才可以。

  2. 小南

    大概,你应该庆幸,只是气到发抖~

    不懂得调节自己的情绪,用自己的身体为别人的错误买单,后果可能比“发抖”更严重~

    经常生气的危害

    1、肺功能受损

    愤怒时人的呼吸会变得急促或深大,很容易出现过度通气,甚至导致呼吸性碱中毒,出现胸闷、口唇发麻、四肢抽搐等情况。对于肺功能不全的老年人来说,愤怒还让肺功能进一步下降。

    2、影响胃酸分泌

    愤怒是一种情绪应激状态,会影响胃酸分泌,使消化道溃疡的发生率增加。反复愤怒导致的食欲下降,还可能改变规律的进食习惯,导致慢性胃炎等消化道疾病产生。

    3、心脏病易发作

    生气时心脏收缩力加强,心脏血流比平时增加了1倍。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一项研究发现,愤怒爆发后2小时内发生心肌梗死、急性冠脉综合征、缺血性和出血性中风以及心律失常的风险更高。

    4、激素波动

    应激可引起广泛的神经内分泌变动,包括雌激素、孕激素、胰岛素、胰高血糖素等变化。我国一项调查研究发现,易怒是发生甲状腺结节的潜在风险;女性在长期愤怒或者压力中,更容易引发月经不调、乳腺结节、卵巢囊肿等问题。

    5、免疫力下降

    在生气状态下,人体皮质醇分泌增多,导致与组织修复密切相关免疫细胞减少,使皮肤愈合速度下降。美国哈佛大学研究发现,仅回想一下自己生气的经历,就会让免疫系统功能受到长达6个小时的抑制。

    道理都明白,怎么才能不生气

    1、尝试深呼吸

    深呼吸可以刺激副交感神经活跃度,使大脑释放内啡肽这种“解压物质”,从而有利身心放松。

    2、运动

    适当运动能刺激中枢神经系统释放内啡肽,促进情绪平和。

    3、与朋友倾诉

    找亲友谈谈自己遇到的困难,通过倾诉把情绪发泄出来,也是缓解不良情绪的好方法。

    4、转移注意力

    有负面情绪时,不要沉浸其中,试着做些别的事。

    乖,咱不生气!~

    身体是自己的,凡事想开点~你又不能去弄亖谁,干嘛跟自己过不去呢~

  3. 知之为知之

    我男朋友被女明星在微博发小作文锤了。

    后面还有段视频,是他搂着我的腰进酒店,凌晨才出来。

    流量小花柳瑜公开宣布分手:【江延,我没想过你是这样的人。】

    证据确凿,热搜瞬间就炸了。

    「卧槽,柳瑜牛逼!」

    「他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有点可惜,其实我还挺磕他俩的颜……」

    「就没人好奇视频里那女的是谁吗?」

    放下手机,我只觉得一切实在是过分荒谬。

    我跟江延从小青梅竹马,在一起八年,现在,柳瑜成了他正牌女朋友?

    那我算什么?

    1

    柳瑜那条实锤江延是渣男的小作文发出去不到半天,我的个人信息就被人扒了出来。

    狗仔堵在我公司门口,数不清的骚扰短信涌入。

    流言和恶意编织成一张张密密麻麻的大网,几乎要把我淹没。

    我躲在公司卫生间,给江延打了无数个电话,他都没接。

    无奈之下,我只好试图在网上澄清。

    「你的意思是我们柳瑜才是三?你没事吧?」

    「不愧是小三,脸皮够厚啊,跳出来洗白。」

    我作为素人,微博没有多少热度,为数不多的几条评论,也是骂我倒打一耙的。

    谩骂声愈加热烈,半天时间,我成了大众口诛笔伐的小三。

    我深吸口气,打算发消息给人事请假,却先一步收到了人事的通知短信:

    「苏然,你的个人行为已经给公司造成了严重困扰。你先休息一段时间,等处理好私事,再回来上班。」

    只是休息一段时间吗?

    上班这么多年,再听不懂人事是什么意思,可就不礼貌了。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什么也别管,等我派人来接你。」

    是江延。

    脑海中不自觉回忆起柳瑜小作文里,他们相识相恋的点点滴滴,心脏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

    我静静看了那条短信几秒,还是决定先听他的安排,起码当面找他问个清楚明白。

    在几个人的掩护下,我上了江延的保姆车。

    江延不在车上,他经纪人冷淡地扫了我一眼,

    「这几天你先住在我们安排的酒店,等江延的消息。」

    我没说话,侧头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手指不自觉地摩挲着手腕上的腕表。

    「你手上那个腕表,江延也有一个。」江延的经纪人忽然开口。

    「你们在一起快八年了吧。」她语气淡淡,「每年情人节,他都会从国外订制一对情侣手表,他对你还是很上心的。」

    我愣了一下,有些恍惚。

    我和江延戴腕表,是有原因的。

    小时候,我和江延是院子里最不受人待见的小孩。

    他妈跟别人好上,抛夫弃子。

    他爸经常在酗酒后打他,最严重的一次还被送进了医院。

    而我无父无母,从小和傻子奶奶相依为命。

    每次我被指着鼻子骂,「精神病的孙女也是精神病!」

    江延就会站出来,抡起拳头狠狠地砸过去。

    因为太想出人头地,我和江延是院子里读书最好的小孩。

    那天,我生着病,我奶奶给我煮粥忘了关燃气,导致家里起火。

    幸好江延来找我做作业,及时发现,冷静地喊人过来灭火。

    但我和江延的手腕,还是被烧伤了。

    在一起后,我和江延过得很拮据。

    但我们过的第一个情人节,他还是用兼职攒了很久的钱,买了一对情侣腕表。

    那晚,他伏在我耳边,湿热缱绻的气息喷在我颈肩处,

    「然然,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后来,他被星探选中,出演第一部电视剧就一炮而红,确实让我过上了好日子。

    以后每年的情人节,他都会送我一块情侣腕表。

    可是,今年,他没有送。

    甚至,他没有陪我过情人节。

    我在家做了一大桌菜,等了他一个晚上。

    他在哪里呢?

    柳瑜的小作文里,情人节那天,剧组刚好杀青,所有人都在喝酒庆祝。

    他们两个偷偷溜了出去,像一对普通的情侣一样,压马路,逛游乐场。

    在摩天轮上升到最高处,江延戴着口罩,试探地吻了她。

    而她摘下两人的口罩,笑着回吻了过去。

    2

    我在酒店待了两天。

    这两天,我强迫自己不去刷微博,也没有跟任何人联系。

    第三天,江延终于出现了。

    我发着烧,扶着门框去喝水,一抬头,撞入了江延那双漆黑的眼睛。

    他看起来瘦了一些,显得更加硬朗,穿着黑衣,整个人冰凉凉地立在那里。

    我无力地靠在门边。

    突然想起,今天好像是我们在一起八周年的纪念日。

    去年纪念日,江延剧组休假,我们约好去苏州旅游。

    到了机场,却遇到了蹲点的狗仔。

    危急时刻,解救我们的,是偶然出现在机场的一个女艺人。

    「她怎么会和江延同时出现在这里?」

    「上个月她不是公开表白江延吗?难道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吗?」

    狗仔们蜂拥而上,把我挤出人群,把她和江延围在了一起,闪光灯此起彼伏。

    女方很会炒 cp,看清楚情况后,脸立刻就红了,「剧组休假,我们只是一起出来庆祝啦。」

    看江延没拒绝,又故意微微往他胸膛靠,似乎很不好意思。

    而江延垂眼看她,嘴角噙笑,目光温柔仿佛要滴出水来。

    机场一下子热闹了起来,起哄声震耳欲聋,江延却偏头朝我的方向看了过来,眼神满怀歉意。

    到了晚上,热搜前几条都是江延和那个女艺人。

    而我呢?想在微博发九宫格的游玩照,甚至不敢带上地址,怕以后被人扒出我的微博,对他有影响。

    晚上江延心疼地抱着我,下巴抵着我的发顶,语气坚定又郑重,

    「再等等,然然。明年纪念日,我就跟所有人公开,你才是我女朋友。」

    3

    思绪回到现在,我刚要说些什么,他经纪人突然从后面冒出来,把我全身都搜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才离开。

    「你们是怕我藏了录音笔吗?」

    江延却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笑了笑,「然然,我很想你。」

    我忽然有些想笑,也有些迷茫。

    那次纪念日后,我和他的见面次数就越来越少。

    他忙着拍戏,跑通告,我只能告诉自己,要学会理解他。

    有天我窝在沙发里,实在忍不住发了个朋友圈吐槽,说好想有人陪。

    谁知道一睁眼,真就看到江延。

    他刷到我的朋友圈,连夜从剧组飞了过来。

    开门看到是他,我很是惊喜,胡乱地吻他。

    他就笑,慢条斯理地扯掉扣子,

    「我也想你,哪里都想你。」

    到最后,我就像濒临死亡的鱼渴求水一样,掐着他的手臂喘气。

    因为有早戏,第二天天没亮,江延又走了。

    我站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失魂落魄地从窗外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发现,他把行李箱留下了。

    一打开,里面全是我爱吃的零食。

    零食的最下面,放着一张照片。

    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话剧演员的签名照。

    我之前在微博上听一个大粉说过,江延推掉好几个通告,特地学了三个月的话剧。

    原来,是因为我。

    再后来,就算他和柳瑜的绯闻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我也愿意选择相信他。

    我真的不知道,我和江延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

    「关于那条微博,关于柳瑜,你不打算解释解释吗?」

    「解释什么?」

    「那么多新闻说你们因戏生情,我从来没怀疑过,你说是炒作手段,我也相信了。」

    「可现在呢?」

    「如果你真的喜欢上了柳瑜,大可直接告诉我,我们分手就是了。为什么要骗我?」

    「背着我跟另一个女人偷情,你觉得很刺激吗?很有成就感吗?」

    「为什么要把我置于这种境地?」

    江延看着我不说话。

    「你知道我这些天是怎么过的吗?你知道网上那些人都是怎么说我的吗?」

    喉咙阵阵发涩,因为接下来的话,我已经不忍说出,

    「江延,有些所谓的『黑料』,甚至是你放出来的,对不对?」

    江延面色一沉,语气依然平静,「苏然,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看着他,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曾经会因为别人说我一句重话就要拼命的江延,现在面对网上铺天盖地更难听的辱骂,选择了隔岸观火,甚至推波助澜。

    毕竟,把我推出去承受大众的怒火,他的团队才有足够的时间危急公关,应付眼下的难题。

    看着眼前这个人,我像是突然间疲惫至极,也不想再去纠缠,「江延,我们分手吧。」

    「我不同意。」

    江延用力攥住我的手,想要碰我的脸,被我冷冷避开。

    「我对柳瑜……」

    他停了一下,像是找不到说辞,略微烦躁地点燃一支烟,好半天才回答,

    「小时候那场火灾发生之后,我也挺怕火的。当时剧场有场爆破戏,我怎么也进不了状态,是她一直在鼓励我。」

    「那部戏,我和她饰演的角色感情纠葛很深,我从来没那么入戏过。」

    「我只是……一时走不出来。」

    他忽然掐灭了烟,眉宇间的烦躁阴郁更重了。

    我看着他的举动,忽然笑了,

    「你的意思是,你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对她从来没有动一点心?」

    江延沉默了。

    我盯着他,「你们上过床吗?」

    江延脸色微微发白。

    「情人节,我等了你一整晚,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当时你和她在一起对不对?」

    江延无言地看着我,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话来。

    忽然喉咙一阵痒意,我捂着唇猛烈地咳了起来。

    额头上探来一只冰凉的手。

    「你发烧了?」

    江延眉头皱紧,拿起手机打电话,「我叫人送退烧药来。」

    我看着他脸上淡淡的担忧,胃里更是一阵泛酸,别过头,干呕了起来。

    「你别假惺惺了,真让人恶心。」

    他眼底闪过一丝晦色,盯着我看了几秒,忽然揽住我的腰,把我带到沙发上。

    我要挣扎,他的手指从腰摩挲着挪到我的后背,出其不意地一按,让我被迫趴在他胸膛上。

    「苏然。」头顶落下他的声音,沉哑中像是缠绕着一丝莫名意味的冷意,「你说过,不管发生什么,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

    眼看着他就要吻过来,我只好拼尽全力挣扎,「如果你对我还有一点尊重,就放开我。」

    江延身体僵了一瞬,到底是松开了我。

    「对不起。」

    空气安静了下来。

    我看向他,

    「我会和你和平分手,也不会用你的任何信息去网上火上浇油。但前提是,你必须说清楚真相,澄清所有事实,还我清白。」

    沉默了一会儿,江延喉结滚了滚,「不行。」

    「苏然,我已经作出了回应,大众对这些事根本就不会感兴趣太久,只要你再妥协一次,等这件事彻底过去——」

    「再妥协一次?」我打断他,「什么意思?」

    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我颤抖着手,打开很久不敢看的微博。

    热搜第一条,就是江延的回应。

    「很抱歉占用公共资源,所以在这里,我要先跟大家道个歉。

    我和苏然之前确实是情侣,因为某些问题,我们不得不分开。

    后来因为拍戏,我和柳瑜走到了一起。

    再遇到苏然,我才知道当时她跟我提分手的原因。

    她患有家族遗传病。

    那晚她来找我,也是因为发病,误以为我们还没分手。再加上当时天太黑,给大家造成了视觉误差。

    所以,我很对不起柳瑜,没提前和她说这件事。在这里,我要跟柳瑜说一声抱歉。

    苏然清醒后,也感到非常抱歉,她也正式会向大家澄清这件事。」

    我呆呆地看着屏幕。

    「所以,你今天来找我——」

    「是要我向所有人承认,我是个精神病?是我这个精神病前任,在骚扰你?」

    4

    江延眸色微沉,「然然,待会儿红姐会给你澄清的稿子,你背下来,她会给你录一段视频。」

    「等这件事过后,我们还像以前那样——」

    「啪。」

    极为清脆响亮的一声。

    我毫无保留地用足了力气,江延的脸直接偏向了一边。

    头顶灯光洒落,我的指甲在他脸上划出一道细长的伤口,血珠一点点涌出。

    空气安静了几秒。

    江延低垂着脸,平静地攥住我的手掌,眼底渗出一丝温柔,「手疼吗?」

    我没挣开,只是抬头轻声问他,「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江延微微一愣。

    「去年七周年纪念日,你跟我承诺,要在下个纪念日向所有人公开,我才是你女朋友。」

    我低低笑了一下,「今天,是我们八周年的纪念日。而你,让我向所有人公开,我是个精神病。」

    江延脸色煞白。

    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我和江延从小相依为命,八年时间一点一滴构建的感情,原来只需要一年就能全部摧毁,甚至变得面目全非。

    他明明知道,因为我奶奶的病,一直以来,我很害怕被人说是精神病。

    明明知道啊。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我竟然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江延,你太自负了。你仗着我们八年的感情,仗着我很爱你,认为我会爱到原谅你的背叛,爱到不惜为你放下尊严,去承认自己是个疯子,爱到经历完这一切,还能继续和你在一起。」

    「可是,凭什么啊?」

    「我爱的是当初那个保护我不被别人欺负的你,是那个即使拍戏再忙也会飞来陪我,给我准备惊喜的你,是那个眼里心里只有我的你。」

    我平静地看着他,一字一顿,

    「不是现在这个毫无底线,让人作呕的你。」

    江延攥着我的手指微微用力,有晦暗在眼底翻滚。

    我一点一点,缓慢坚决地把手从他掌中抽出来。

    「我不仅不会录什么视频,还会找到记者,告诉大家真相。」

    「我劝你考虑清楚。」背后传来他经纪人赵红的声音。

    赵红对上我的视线,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屏幕四分五裂,是我的手机。

    「不好意思,怕你不合作,我就用了点手段。当然,我们会赔你一部新手机,不过,那里面可就没什么聊天记录了。」

    赵红从包里拿出一部新手机,放在我手里,

    「你如果要锤,无非是证明你们去年根本没分手。」

    她笑了笑,

    「你住酒店的这两天,我们已经把你家里有关的证明都处理掉了。包括他这一年送给你的礼物,以及你从今年一月开始的探班票据。」

    我难以置信地看向江延。

    他脸色一白,略微不自然地避开了我的视线。

    沉默片刻,我慢慢开口,「我有备份。」

    赵红脸色一变。

    「我和他恋爱八年,所有的聊天记录,探班的票据,我都有备份。当然,不在这个手机里。」

    我冷冷地盯着江延,

    「我的要求不变,你在微博把前因后果说清楚,并且向我公开道歉,也算是保留彼此最后一丝体面。」

    江延忽然笑了,眸底闪过一丝讽刺,「备份?」

    我将他的神色尽收眼底,可笑之余,心里有股难以形容的窒息和悲凉。

    拿包转身离开,在门口停了一会儿,「我只给你们两天的考虑时间。」

    5

    走出酒店,我捂着滚烫的额头,叫了辆出租去医院。

    半躺着吊水,打开微博。

    逐条翻看江延那条澄清微博下的评论。

    第一条就是柳瑜:「真的?」

    江延回复她:「嗯。」

    第二条:「我承认当时说话大声了一点,就凭你对精神病前任还那么好,你绝对不是渣男。」

    第三条:「还好分手了,这精神病还怪吓人的。」

    第四条:「那个苏然什么时候来澄清啊?」

    江延回复:「很快。」

    关掉手机,我闭了闭眼睛。

    其实,那些聊天记录和探班票据,我没有备份。

    这八年,我全心全意地信任他,爱他,不敢在手机里存他的正面照,朋友圈也不常发,最多晒他一个伸出来的手掌或者很遥远的背影,连和他去旅游发微博都不敢带地址。

    怎么可能备份。

    更可笑的是,关于这一年的聊天记录,我还真的收藏了。

    如珍如宝那种收藏。

    这一年,我怎么可能没有感受到江延对我的冷淡和敷衍,但我每次都不断告诉自己,他只是太忙了。

    情人节那天,我创建了一个微博小号,里面都是我们这一年寥寥可数的聊天记录和他给我发的语音,每次夜里想他的时候就翻出来看一看,仅自己可见。

    没想到现在阴差阳错,派上了用场。

    一个人在医院吊了两天的水,江延的微博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联系我。

    隔壁病床,老太太正给生病的孙女喂饭,我呆呆看着,鼻尖一酸,忽然发现有些想奶奶了。

    办好出院手续,我先是打电话给了一个,当时伪装成粉丝去剧组探班时认识的大粉,问她要了一个知名记者的联系方式,然后打了辆车去疗养院。

    三年前,奶奶在家里忽然心脏病发作,我在上班,恰好江延拍完戏回来,把奶奶及时送去了医院。

    当时医生说奶奶年纪大了,又有癔症,需要有人随身照料,不适合待在家里。

    我哭得腿软站不住,江延稳稳扶住我的腰,温柔地帮我擦眼泪,「我一定会帮奶奶找到最好的疗养院。」

    从前的江延,对我和奶奶,真的很好。

    和江延正式决裂之前,我想去看一看奶奶。

    轻车熟路来到奶奶的房间,护工看到我很惊讶,

    「你男朋友早上把奶奶接走了,你们不是要带她去拍合照吗?」

    脑袋嗡的一声,一股凉意从脚底窜至头顶。

    我赫然转身,从疗养院跑了出来,边跑边颤抖着给江延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

    「你在哪?」

    「你把奶奶带去哪儿了?」

    「奶奶现在神志不清,谁也认不得。江延,你到底要干什么?」

    那边的声音很嘈杂,隐隐传来闪光灯拍照的声音。

    「我在开发布会。」

    江延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我恍惚了一瞬,「开发布会做什么?」

    「我知道,你根本没有备份。」

    电话那边传来一声叹息。

    「苏然,你那么爱我,怎么可能备份。」

    胸腔一股涩意涌了上来,我几乎是从齿缝挤出一句话,「所以呢?你到底想对奶奶做什么?」

    「我不会对奶奶做什么。」江延低声,嗓音发颤,「然然,我真的没有办法了。你不出来澄清,我只能让奶奶代替你澄清。」

    「我教了奶奶几句话,让她待会儿当着镜头面前说。奶奶记性很好,都记住了。」

    我眼泪掉了下来,咬牙切齿,「江延,别逼我恨你。」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然,我会保护好奶奶,你别担心。」

    ……

    等我赶到酒店,发布会已经开始有一会儿了。

    我没有通行证,被挡在外面。

    大屏幕里,媒体们几乎把现场挤爆,各路媒体架好设备调整镜头,对着柳瑜和江延疯狂拍照。

    我没想到,柳瑜也在。

    听旁边的工作人员讨论,江延这次开发布会有三个目的。

    第一,由那个「精神病」出面澄清。

    第二,和柳瑜正式官宣恋情。

    第三,和柳瑜官宣再次搭档合作一部甜宠剧。

    恍惚中,我看到大屏幕里出现了一张爬满沟壑,苍白无措的脸。

    「苏然病情加重,很遗憾不能来到现场,这位是苏然的奶奶。」

    江延扶着奶奶的手,把话筒递到她嘴边。

    奶奶无助地看着江延,眼神混浊,好半天才颤颤巍巍地开口,

    「苏然……生……生病了,不能过来。她……她和江延去年就分……分手了。」

    梗着脖子说完,奶奶立刻缩在了江延后面,似乎面前的话筒是什么洪水猛兽。

    「看着确实不正常,那个苏然肯定也……」

    「也是可怜,一家人都是精神病。」

    听着记者们的这些话,我指甲几乎要掐入肉里,恨不得立刻冲进去。

    「苏然?」耳边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

    我偏过头,看着眼前穿着浅灰色衬衫,文质彬彬的男人愣了一下。

    「我是刚才和你联系过的记者唐泽。」

    「我可以带你进去。」

    我用手背飞快擦去眼泪,无声地点了点头。

    一进入现场,我就愣住了。

    江延和柳瑜正在接吻。

    所有人仿佛都屏住了呼吸,现场鸦雀无声,只有闪光灯不断地闪烁着。

    视线中,柳瑜微闭着眼,手缓缓移到他腰间缠住。

    江延似乎笑了下,捧着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忽然传来一声尖叫,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

    「你不能亲她!」

    我循声望去,呼吸滞住。

    奶奶站在角落里,佝偻的身子此时站得格外笔直,双眼通红,委屈得像个孩子。

    「然然才是你女朋友,你们根本没有分手……」

    全场哗然。

    奶奶似乎想去制止他们,然而走得太急,没有注意脚下,被椅子腿绊了下,直直倒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现场乱成了一锅粥。

    有人报警,有人打救护车,闪光灯依旧闪烁个不停。

    「奶奶……」

    我冲上救护车,看着昏迷不醒的奶奶,只觉脑袋嗡的一声,全身血液似乎都冻成了冰柱。

    一回头,江延追了出来,脸色惨白地看着我。

    「然然……」

    6

  4. 程锦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