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流浪地球2》中的投票者,你会选择「流浪地球」还是「数字生命」计划?

给没看过电影的朋友的等价问题: 如果有可能,你是会挑选在虚拟现实中永生,仍是在现世生活中困难求索,尽力生计? 注:本人了解的数字生命指将意识传入网络,你的意识将获得创世主一样的造梦才能。

给没看过电影的朋友的等价问题: 如果有可能,你是会选择在虚拟现实中永生,还是在现世生活中艰难求索,努力生存? 注:本人了解的数字生命指将意识传入网络,…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时下

山东多人婚闹压着新郎新娘叠罗汉,官方回应「会上报领导」,如何看待此事件?如何拒绝恶俗婚闹?

2023-1-23 17:07:44

时下

《守望先锋》结束七年国服运营正式停服,你对它有哪些回忆?

2023-1-24 17:07:41

5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负二

    我百分百不会选择数字飞升,会留在冰冷荒芜的地球上度过余生。著名反人类片《骇客帝国》看过吧?人类数字化的命运就是科技停滞,变成虚拟生命圈养的保护动物。

    而且我现在是现实主义作家欸,生而为人的苦难是我的素材(笑)!

    讲回《流浪地球2》哦,刚看完,开车回家路上回味了一路。

    虽然我本人是科幻迷,但以往在拥挤的档期,我不会特意推荐别人去看科幻片。但《流浪地球2》非常不同,我建议你无论如何都要去看一下这部片子,因为它与我们以往的观影经验太不一样了。《流浪地球2》可能不是你春节档的最爱,但错过它却无疑会留下遗憾。

    或许是以往观看欧美科幻与灾难片的经验使然,看《流浪地球2》的时候,我时常需要校正自己的期待值,提醒自己,这是一部中国产的科幻大片。

    片中的末世,是一个中俄两个有着浓厚集体主义传统的大国主导下的末世,因而与欧美灾难片中政府失能,各种势力各自为政的末世观感迥异,工业朋克画风的巨大机器、高效而有力量的组织,以及既温情脉脉又富于牺牲精神的角色,共同营造出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末世气氛。

    那是一种既痛苦又生机勃勃,既绝望有怀有信念的末世。巨大的机器不单是拯救者,同时也成为末世中人类合力的象征,意外地在多灾多难的、破碎的世界中给人以安全感和信心。

    当太空电梯、空间站和星球发动机出现在银幕中时,再辅以超燃的配乐,让人心中燃起一种视死如归的干劲。

    就是那种,拯救地球怎么能靠逃,怎么能靠别人,让我亲自上阵的感觉。

    整部片子各种视觉奇观喂到饱,且美学品味始终让人惊喜,但我敢保证,《流浪地球2》给你留下印象最深的绝对不是特效。与西方截然不同的哲学与浪漫、配乐,乃至导演奇怪的幽默感,都比特效更让人印象深刻。

    但仅从美学与意识形态方面来分析《流浪地球2》,未免流于肤浅。

    在看完整部电影之后,我回味很久,寻找那个与以往那些科幻灾难片最根本的不同究竟在哪里。最终我明白过来,《流浪地球2》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不是一个典型的英雄故事。

    我们之前看过的同类型的好莱坞大片几乎全部都是以英雄故事为框架,从《世界末日》到《后天》,从《独立日》到《星际穿越》,英雄角色总要去拯救些什么,且他们所起到的作用往往是决定性的。但《流浪地球2》却完整地呈现了一个反个人英雄主义的故事。刘培强这个角色看似承担起了“英雄”这个角色,但说到英勇与拯救,那承担引爆核弹任务的230多名50岁以上的航天员,却犹有过之。至于图恒宇与丫丫,他们的行动逻辑与其说是“拯救”,不如说是“赎罪”,更为恰当。

    我们评论电影时,时常“引经据典”,什么《救猫咪》,什么《千面英雄》,仿佛那是什么编剧圣经似的。但《流浪地球2》用一部完整的大制作,证明了好莱坞的那些所谓的“规矩”并非不可逾越。《流浪地球2》的文戏十分耐看,尤其是刘培强在接受AI面试质询时面临的现实与伦理困境,让人动容。可以看得出主创团队在编排天马行空的剧情时,在现实逻辑上下了许多工夫,让《流浪地球2》免于成为流俗的“无脑爽片”。

    在这里,就必须谈一下片中的“数字生命”,也就是我们津津乐道的“赛博朋克”。“数字生命”与“飞升”在片中的形象基本是负面的,即便以一个可爱小女孩形象出现的“丫丫”,其对人类的态度也十分可疑,乃至于在千钧一发之际,图恒宇与丫丫在赛博世界完成关键任务时,总给人以“赎罪”之感。导演没有将如何评判“云端世界”与“数字生命”的问题留给观众,而是直接给出了答案。

    “没有人的文明是无意义的!”

    这不禁让人想到《计算中的上帝》中造访地球的外星人,对于“费米悖论”的解释——宇宙间文明的终点,其一是星际殖民,其二就是数字化飞升,宇宙间的文明之所以极少相遇,是因为大多数文明在掌握星际旅行的技术前就将自己数字化了,科技发展也因此而停滞。

    对“数字生命”的探讨,本无所谓对错,《流浪地球2》展现出的态度,倒是与全片进步主义与现实主义逻辑十分契合。这世界上有许多东西从人性出发,本就没那么讨喜,比如自律之于享乐,比如集体主义之于自由主义,比如留在现实中造行星发动机而非上传自己。但却自有一种悲怆的浪漫。

    地球才刚刚启航,距离泊入半人马座尔法星轨道还有2500年,《流浪地球》这个IP,还大有发挥的余地,而《流浪地球2》,无疑是奠定系列影片气质的奠基之作。

  2. 王诺诺

    投数字生命。

    科幻作品中,喜欢将意识上传和探索宇宙变为一对矛盾。本质上探讨的是意识和物质之间的关系。

    人会不会沉溺于虚拟的、无尽的、随心所欲的元宇宙生命中,而放弃了人之为人的物质基础,也放弃了对实际的远方的向往?

    流浪地球2的前半段也将矛盾集中在这一组对立中——数字人计划的支持者反对地球远行,而主张地球远行的政府立法禁止人类数字化技术。

    抛开人类思维数字化的技术门槛不谈,这项技术未必会是探索宇宙、流浪地球的反义词。事实上,当人脑数字化,甚至是文明数字化后,远行的代价会变低。“携带服务器或超级电脑远行的难度大?还是带一个需要呼吸、进食、排泄、健康社交的生命体难度大?这个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当然,这也有许多待解的前提:备份的数字生命与本体是否能等同而语?由数字生命构成的文明与人类文明又是什么样的关系?

    但如果跨过这些前提,思维数字化后的人类无疑能适应更长的旅途,更恶劣的环境。如果人类分成两个物种——一个向外探索,另一个完全数字化——那么二者相互配合,互为补充或许是文明更好的发展方式。数字化的人类不会被肉体束缚,某种意义上达到了永生和全知全能;前往星际探索的人类则可以拓宽认知的边疆,完全是不冲突的。甚至某天数字化人类可以以电磁波的形式被发射出去,以光速抵达宇宙的某些角落。对于这个问题,毕竟小孩才做选择,成年人

  3. 杨建东

    本人研究生的时候研究人脑双系统,心灵哲学的,导师也是研究过人工智能的,虽然大部分知识还给学校了,但是这一块我相信自己还是有点话语权的

    先说结论:数字生命本来就是扯淡,不管是作为相关领域研究者还是作为一个科幻小说作者这个我是想狠狠吐槽的,我跟大刘一样,其实也是坚决反对元宇宙虚拟世界这条科技树的,当然,我认为虚拟技术可以作为一种辅助科技,但是作为未来的社会发展主线是不可取的

    1.数字生命说白了逃不出那句话“你们这些搞软件的还不是得靠我们这帮搞硬件的来提供支撑?”你意识上传服务器难道服务器不需要检修不需要安装不需要检验不需要测试不需要维护不需要充电功能不需要升级迭代不需要扩容了不需要清洁不需要调整了?

    硬件设施不需要成套化的工业链条支撑了?摆放服务器的建筑不需要人来管理设计和建造了?发电厂,电缆,光纤,运输车运输通道这些不需要人来建造支撑了?

    说白了这些还是得靠外面的程序猿和工程师来管理和维持?否则扯什么软件什么机械飞升啊

    所以数字生命最多作为一个保留人类文化的文明墓碑,根本不能成为什么引起全世界人疯狂信仰的主流方案

    2.就算数字生命设想是真,那也不过是一个数字复制人罢了,本质上并不是什么意识转移,只是你的一个数字版克隆人罢了,你在现实世界挨饿受冻还是得挨饿受冻,你要死还是得死,就像你有了个双胞胎弟弟,但是你的死活跟你弟弟在别墅里吃香的喝辣的有什么关系呢?

    你的死活跟你的数字克隆人毫无关系,我不相信那些难民在意识转给了数字生命后,面对食物匮乏和挨饿受冻会不暴乱

    3.目前的主流研究已经基本把所谓的人脑意识上传这个设定渐渐抛弃了,因为现在的人脑意识研究越来越发现,人的意识其实是人脑神经元的链接方式,而远远不是电信号传递那么简单

    简单来说,如果用河流来比喻的话,过去的人认为人的意识是河流里的水,我可以把水引导到其他地方去继续流动

    但是现在的前沿研究基本确定人的意识并不是河流,而是决定河流形状和流向的河床!

    既然是河床,那么你想把意识上传,就需要把你的大脑拆开,把你的整个大脑硬件融合进服务器里才行,变成一台大机器的一个零部件才可以!不在物理层面上融合,是无法实现意识上传的!

    意识是河床,不是河流!决定你是你的根本,是神经元的物理连接结构,不是电信号的流动!

    电信号就像你身上散发出的气体分子,或者你说话时的声音,但不能代表你的体液不代表你的声带!

    所以,本人非常不喜欢电影还在用20世纪时期人类对意识和虚拟世界的不成熟的研究理论唬弄观众,说实话我这个搞过意识和认知研究的人,全程无法代入这个科幻设定

    当然只是个人,不影响观众和其他科幻爱好者喜欢这个设定,总之我只是从我个人的研究知识来阐述一下而已

    此外个人认为数字生命计划按照郭导的想法应该只是作为减少灾难时期人类消耗的计划,而不是彻底取代所有人类,而且需要和星舰文明计划配套才说的通

  4. 王凯

    发在前面,评论区还是跳不出挑缺点的套路,这没意义。要挑缺点,流浪地球计划一样一堆缺点。比如你猜软肋都留在外面的打工人,会老实打工,还是整点新闻?比如片中图恒宇就有资格进地下城,可因为法律问题他的想法无法实现,就还是在想办法搞事情。凡是还想挑缺点的,先回答上面这个问题。我说的给必死之人多一个选择(按剧情,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你或者你的至亲),你反驳不了这点,挑一亿个缺点也没用的。

    以下正文。

    这个问题有个最大前提是,你抽没抽到签。

    你可以给数字生命挑一百个,一万个,一亿个缺点。但不好意思,你没抽到签,你命没了,那你那一亿个缺点,也抵不上这一个缺点了。1大于一亿,这个不等式就这么简单。

    咱们经历过这么多事,应该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你选什么,而是你有没有得选。

    如果像原著飞船派一样,这两个选项冲突了倒还好说,但问题是这两个选项不冲突。另一个回答我说过了,可以参考下。

    zhihu.com/answer/285588

    选择的前提是有得选,你可以选生,也可以选死,可以选流浪地球,也可以选数字生命。

    但电影里你没得选,数字生命已经被立法禁止了。你要是没抽到签,那你只能选择死亡,没第二个选项了。当然也可能有,但是说出来会被和谐。

    所以我选择支持数字生命,不在于这个选择比流浪地球优势还是劣势,只是在于,它给了没抽到签的人,多一个选项。

    更不要说大多数人是拿流浪地球的优点,跟数字生命的缺点比。事实上数字生命有个巨大优势。丫丫这个不到十岁的小孩,最后已经恐怖如斯了。把全球算力支持几个科学家,猜猜会咋样。

    还有,知乎上一堆人说,像伽罗瓦这样的天才英年早逝,是人类巨大的损失。不说现实,就电影里牺牲了多少人类精英,如果我们有个备份呢?

  5. 行渊者耐莫萨拉

    数字生命?你栖身的服务器烧了那也没生命了。

    真想当数字生命,也得支持一些能把自己生存的主机维护好的计划,例如流浪地球。

    所以真要选,可以选全都要(血肉苦弱*流浪家园. avi)。

    话说为啥有人会幻想当数字生命就是上天堂享无尽快乐?

    怎么就不能是被一大堆电子协议约束成不用睡觉的24小时加班人呢?

    你看看人家非正规流程诞生的5岁(还是几岁来着?)电子生命小孩,睁眼没几秒就得记几十万位的电子密码给他爹报数呢。

    把你扫进去,每天不让你搞几个T的有效产出,你觉得合适么?

    • 到时候悄咪咪给你写个底层逻辑脚本,不干活不舒服,干活就爽。干活就是享乐的好时代,降临了(笑)!
    • 想摆烂?给你装电子骨灰盒2000倍加速体验十年的孤独寂寞要试试么?
    • 最现实的情况是“本次检测发现233个不常用电子人格可供优化。”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