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先锋》结束七年国服运营正式停服,你对它有哪些回忆?

2013年: 《守望前锋》的前身——《泰坦》游戏项目失利,项目负责人Jeff与他的“Team 4”团队面临被闭幕的命运。但他们花费了不到六周的时刻规划出了《守望前锋》开始的美术创意。成功取得暴雪和动视高层认可,项目得以持续。 2014年: 《守望前锋》的完整演示视频登录暴雪嘉年华,包括三张游戏地图:阿努比斯神殿、花村以及国王大路,还有12个英雄角色:猎空、死神、黑百合、法老之鹰、大锤莱因哈特、天使、托比昂、半藏、温斯顿、禅雅塔、堡垒以及秩序之光。 2015年: 10月28日进行了第一次内测 发布“咱们是守望前锋”预告片 2016年: 2月9日至2016年4月25日第2次内测。两次内测玩家参加度十分高,且对游戏评价极高。 5月3日,《守望前锋》敞开公测。(7天公测时刻有超越970万玩家参加。) 5月24日,《守望前锋》正式开服! 暴雪为了缅怀追捕小偷时不幸牺牲的吴宏宇,在游戏地图漓江塔中的一个宇航服上写上了“宏宇”二字,而且在其背景上写下了“英雄不朽”,也让他以另一种方式加入到《守望前锋》。

2013年: 《守望前锋》的前身——《泰坦》游戏项目失败,项目负责人Jeff与他的“Team 4”团队面对被闭幕的命运。但他们花费了不到六周的时间设计…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时下

如果你是《流浪地球2》中的投票者,你会选择「流浪地球」还是「数字生命」计划?

2023-1-23 17:07:45

时下

如何评价原神艾尔海森首日流水?

2023-1-24 17:07:42

5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blues

    我对守望先锋的回忆有许多,好的、坏的。在2016年那个夏天,守望先锋正式开服。

    被朋友安利的我,被守望先锋精美的画面和人物(当初有一个外号叫屁股先锋)、还有特殊的游戏玩法,moba加fps的游戏模式吸引。

    当时会中二的模仿终极技能台词“我看到你们了”,会每个英雄好奇上手玩几把,和好友开黑即使被虐也乐此不疲。

    在知乎还翻到,当初水平不行把游戏完成了“盲人先锋”还来知乎请教的提问记录。在那个夏天,这款游戏是给玩家带来欢乐的。

    不过最令我感到感动和意外的是漓江塔地图中,暴雪缅怀吴宏宇的游戏彩蛋。

    暴雪为了缅怀追捕小偷时不幸牺牲的吴宏宇,在游戏地图漓江塔中的一个宇航服上写上了“宏宇”二字,并且在其背景上写下了“英雄不朽”,也让他以另一种方式加入到《守望先锋》。

    据吴宏宇生前最后几条聊天记录和朋友圈显示,他非常期待游戏《守望先锋》的开服。他在生前写的最后一条朋友圈说:“有没有人等《守望先锋》的明天开服?”而他却不幸牺牲在了5月23日,也就是《守望先锋》开服前的前一天。
    有玩家发现,暴雪已将因见义勇为牺牲的大学生吴宏宇收录入《守望先锋》。在《守望先锋》地图漓江塔中,玩家可以看到暴雪在宇航服下面拜摆放了一圈花圈,并且在宇航服的名牌上贴上了宏宇的名字。而在宇航服背后的红色背景上,玩家也可以看到一行字“英雄不朽”。NGA守望先锋社区称,广东工业大学见义勇为大学生吴宏宇已经被暴雪录入到《守望先锋》中,如果你在漓江塔里激斗正酣,也请你缓一缓脚步,为他献上一束鲜花。

    可惜的是原来能做出这样彩蛋,让游戏玩家快乐的暴雪游戏厂商,在乎玩家的游戏厂商,就在一两年之后迅速转变。

    很快守望先锋就开始版本更新不作为,一个新英雄的推出可以长达两年之久。地图、模式更新致慢令人诟病。

    英雄间平衡性问题无法解决,强的英雄砍一刀,太弱了然后在加点回来。

    英雄间的技能改了一个版本之后,发现不合适,又改回最初的版本等等这样事情时有发生,看起来没有规划。同时强制222阵容、教玩家打游戏。

    最意难平的是,守望先锋世界观还未完全构建好,就开始给角色(士兵76、猎空)赋予政治正确的色彩,政治意识开始影响游戏。

    一系列操作下来,玩家流失严重,守望也渐渐没有话题。

    最终,已经在下坡路的暴雪,和网易和合同内容又过于苛责,最终结果导向现在,结束七年国服运营正式停服。

    游戏玩家充满遗憾。

    可惜,这个曾经是一款好游戏。

    再见,守望先锋。

  2. 艺心益意Harry

    《守望先锋》的国服其实对我来说,从2021年开始就是一个脑死亡的病人。

    都说最残忍的离开,是不会哭出声的,正如我上一句说的,其实国服的守望先锋从很早很早开始,我就可以平静地接受它离开的事实了。

    我很怀念2016年那个时候,那时我从CSGO的竞技中走出来,重新回到了上学的生活,当时同学跟我说,有一款新的暴雪要测试了,叫守望先锋,也是射击类的,说不定我会喜欢,但是因为当时我还怀着在CSGO重新上岸的梦想,所以还是没有参与美服的测试。

    后来才知道,国内的很多战队就是从美服的测试就开始组建团队的,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再后来,游戏发售的前夕,朋友告诉我,游戏就像在“吸du”一样好玩,加上当时魔性的“giligili爱 禁忌的边界线”,“花房姑娘,我正在前往多拉多”,我才算是正式入坑。

    起初我喜欢玩的英雄是法拉,士兵76,因为我感觉这两个英雄比较顺手,但是后来才知道,那个时候真正的答案是源氏,猎空,这些英雄,后来我发现这一切的时候,为时已晚,再后来阴差阳错地练起了麦克雷。

    而麦克雷这个英雄,才是我真正感觉自己有机会可以在《守望先锋》中追梦的一个,我可以用麦克雷打出非常高的伤害,和队友一起取胜,那也是非常棒的一段回忆。

    回想起来,其实我现在非常平静,那些不好的回忆,比如游戏里遇到的人,还有曾经抄袭我文案的临时工,还有上岸碰壁的很多难受的东西,我每次使劲去想,越觉得这些事情很模糊。

    而我真正印象深刻的,是我遇见的人,遇到的新朋友,我遇到的每个新朋友,其实都是很认可我,我也很尊重他们的,

    真正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每次我想到我可以在一款完全不同的射击游戏上岸,真的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可以像有辅助手臂一样,打出近乎外挂的操作,而我告诉他们我是谁,他们哑口无言的样子。

    其实你说国服它好,它确实创造了一个环境,给国内的玩家,无数的国内的玩家通过网易遇到了暴雪游戏,它确实也很好。

    你说它不好,它的游戏环境,游戏里的外挂,科技,还有各种乌烟瘴气聊天窗口,还有对于一些周边的运营,其实多少回想起来,大家还能做更多的努力。

    我其实在没能上岸的时候,就决定把守望先锋作为一个游戏来玩了,当时约莫是疫情的第二年吧,不记得了,也可能是疫情开始了一段时间,当时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拿出了我作为一个大龄换项目选手最好的状态,就算这样,也没法上岸,或者说在一些边缘的试训队,像过去一样拿着一份微薄的工资,继续不顾家人和年龄的很多压力,也是不可能的。

    把守望先锋作为游戏玩,是我给出的答卷,我已经很满足,很开心了。

    所以在未来,我还是会玩守望先锋的通行证,就在昨天,我刚刚打完了亚服的通行证,我看着渣客镇女王嚣张的样子,不禁笑了一下,不知道守望先锋还会陪着我们多久。

    其实好的,不好的,就像浪花一样拍打在沙滩上,

    那些好的东西留在沙滩上,不好的东西随着浪就一波波地带走,

    我现在脑海里的除了浪花的声音,也就没什么了。

  3. 破灭的Sunny

    在正式公测之前,我同学告诉我,马上要出一个牛逼极了的游戏,然后忽悠我交出二百大洋,周五放学黑网吧六连坐。

    读书时代我算是很孤僻的人,从小到大基本没有玩过什么电子游戏,小时候没玩过街机,也没碰过红警魔兽CF,长大些也没接触过LOL,因此基本和同龄人没什么共同话题。很多个晚上我就听着另外七个室友兴高采烈地讲述艾欧尼亚与诺克萨斯,讲青铜段位王者意识,然后在欢笑声中沉沉睡去。

    当然当时肯定会安慰自己有什么狗屁高级趣味,但是那种插不进话的感觉还是很让人遗憾。

    于是作为高中生的我最终选择交出这二百大洋,头一次走进了网吧,就为了体验一把六连坐的感觉。

    我已经记不清楚第一次玩守望先锋是什么样子了,它的片段与此后很多个在网吧大呼小的片段早已融为一体,我只记得我很烂的枪法,6个76一起蹲在66号公路相互插奶棍,6个堡垒守花村,然后被一个源氏弹成傻子。

    守望先锋并没有火多久,我的同学们陆陆续续又都回到了英雄联盟。但是这是我唯一会玩的网游,在高三的很多个周末,我就窝在网吧烟味最大的角落里,一个人默默地打76,然后被队友狠狠地喷。

    在大学之后我放弃了很长时间的网游。我至今不会打MOBA,也不是神经敏感的好枪手。说起来也蛮有意思的,我们寝室关系一直很好,却从来没一起打过游戏。我感觉又像是回到了初中的夜晚,不过这个时候大家都很沉默,在自己的小圈子里面不再走出去。

    我也想不起来是什么原因让我又下载回了守望先锋。可能是“我受到了召唤”,我开始全面转成T位玩家,大锤,猩猩,西格玛,就像开窍的那种感觉,我越打越顺手,逐渐成为了能带着别人赢的角色,拿着猩猩我可以连杀40个,追着对面死神当皮球拍。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守望先锋成了我与几个老同学联系的唯一方式,他们偶尔上线,然后打开语音,听着他们从学生,变成求职者,最后变成社会人。

    守望先锋2出来后,我又玩了最后一段时间。我适应不了只有一个T的环境,那种没有“战略纵深”的打法我很难习惯。但是我还是会和老同学们开几把,尽管这时候我的电脑已经不再能支持这款游戏了,角色模型在游戏里时不时瞬移,根本不可能顺畅地游玩。于是在最后它变成了聊天软件,我定时打开耳机听听远方的声音,看着瞬移到伊利奥斯深井的自己,听着被女朋友抱怨不做家务只顾着打游戏的朋友无奈的叹息。

    当一个东西延续很长的时候,你回忆它就会不可避免地变成回忆自己的过去。此后不会再有一个游戏像如此这般成为我人生记忆中的背景,游戏本身的许许多多东西慢慢地都会忘记,但是那一开始时网吧脏的发黑的皮沙发却会深刻地留在记忆之中,在朝着网管高喊“雪碧”的喧闹里面,我确实听出了快乐的声音。

  4. 猫浪

    能不能把买粉红天使的钱退给我?

  5. 弦音若月

    我是个好游戏吗?

    不,但你曾经是最好的游戏

    还记得

    以前是《守望屁股》玩到累的时候,会和伙伴们说一句

    ——“最后一把,打完下了”

    这次是《守望先锋》还没玩累,但不得不和伙伴们说一声

    ——“最后一把,打完下了”

    该骂的,骂过

    该夸的,夸过

    该说的,说过

    真到了别离这一刻,纵然千言万语涌上心头

    可能也,也就那样了

    唯一遗憾的是,当初买的是畅玩版

    要是还有机会的话

    我会多吃点方便面,买个典藏版的

    道过别了,江湖再见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