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将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伊朗威胁「对等回应」,如何看待此事?会带来哪些影响?

伊朗1月22日警告欧盟,在欧洲议会投票将伊朗伊斯兰革新卫队列为恐怖组织后,伊朗将采纳对等办法。 据法新社1月22日报导,伊朗交际部长阿卜杜拉希扬当日在推特上表明,伊朗议会正在尽力将欧盟国家军队的成员列入伊朗的恐怖分子名单。 另据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IRNA)报导,阿卜杜拉希扬在22日伊朗议会的闭门会议后表明,欧洲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伊朗的回应将会是“对等的”。 后来被问及伊朗是否会考虑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或驱逐联合国核问题观察员时,阿卜杜拉希扬表明,所有选项都摆在桌面上。“如果欧洲交际官没有交际经历,不纠正他们的立场,每一种可能性都是可以幻想的。” 欧洲议会1月18日投票决议将伊朗伊斯兰革新卫队列入27国集团的恐怖名单,由于其“施行恐怖活动,并向俄罗斯供应无人机”。投票不具约束力,但欧盟交际政策负责人现已决议本周讨论加强对伊朗的制裁办法。 欧洲议会在一份声明中称,伊朗最高首领哈梅内伊及总统莱希必须被列入制裁名单。 欧盟交际和安全政策高档代表博雷利谈论欧洲议会的决议时表明,“尽管欧洲议会是一个彻底独立的机构,但针对这一决议缺乏履行才能,只能反映欧洲的担忧。” 依据欧盟相关法律,欧洲议会没有自动立法权,这个权利属于欧盟委员会,欧洲议会只有修正、通过和否决法案的权利,而且要与“上议院”欧盟理事会一同行使立法权。且相比主权国家的立法机构,欧洲议会的权利也更小。欧洲议会将伊斯兰革新卫队列为恐怖组织,伊朗要挟“对等回应”欧洲议会将伊斯兰革新卫队列为恐怖组织,伊朗要挟“对等回应”欧洲议会将伊斯兰革新卫队列为恐怖组织,伊朗要挟“对等回应”

伊朗1月22日正告欧盟,在欧洲议会投票将伊朗伊斯兰革新卫队列为恐怖组织后,伊朗将采纳对等措施。 据法新社1月22日报导,伊朗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扬当日在…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时下

如何评价原神艾尔海森首日流水?

2023-1-24 17:07:42

时下

《满江红》和《流浪地球2》谁会成为春节档票房冠军?

2023-1-24 17:07:44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知乎用户

    没什么影响呀,美国前些年就已经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了,欧洲这是跟风美国而已。

    另外,需要说明一点,伊朗军队是双体制,国防军和革命卫队互不隶属,且矛盾重重。

    革命卫队的诞生就是因为伊朗神权政府完全不信任国防军而设立的,因为伊朗国防军曾差点暗杀霍梅尼成功!

    伊朗国防军骨子里声极度亲西方的,他们信奉的是伊朗国名的本意“雅利安”优越论。

    早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胜利之后,亲西方世俗派就进行了激烈的反抗!

    20世纪70年代,伊朗末代封建君主礼萨·巴列维不顾国情,盲目推行激进西化改革,同时片面追求经济指数增加,最终导致经济严重失调,通货膨胀,使社会生产和人民生活水平严重下降。

    同时,王公贵族等特权阶层巧取豪夺,奢侈腐化,贪污贿赂横行,伊朗社会的贫富差距严重激化,最终导致了全国性的“反巴列维”大游行。

    最终,连军队、警察也发生了全面倒戈,宣布拒绝国王命令镇压“革命群众”,巴列维狼狈逃亡美国。

    流亡海外15年的宗教领袖霍梅尼返回伊朗,受到百万人欢迎。

    随后,伊朗废除了君主立宪制,改为政教合一,国名也改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霍梅尼成为了伊朗最高领袖。

    再之后,就发生了著名的“伊朗人质事件”:52名美国驻伊外交官被激进的学生闯入大使馆扣留了444天,让美国丢尽了脸面,唯有靠日后拍部大片《逃离德黑兰》泄愤。

    然而,在伊朗,反对政教合一以及亲近美国的思潮同样拥有广泛市场,可以说,自从1979年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从诞生之初就处在高度分裂中。

    真正统一团结的时刻,恰恰是在巴列维王朝覆灭的那前后几个月。

    国王滚蛋了,伊朗各派系间原有的巨大分歧却来了此总爆发,不同势力尖锐的对立,使得伊朗成为一个“内奸横行”的政权。

    这一度引发全国性大混乱,甚至险些出现全面内战,这段让无数伊朗人心有余悸的动乱却长期在中文网络世界鲜为人知。

    1980年,伊朗示威者撕毁霍梅尼画像

    巴列维王朝时的“倒皇”派,不仅有霍梅尼等宗教界人士,还有支持多元世俗、西式世俗民主,甚至信仰马列的共产主义者。

    在1979年8月3日召开第一届制宪委员会时,伊朗共有八个主要党派,分别有是伊斯兰共和党(保守神权)、人民圣战者(左翼宗教)、穆斯林人民共和党(多元世俗化)、伊朗自由运动(世俗民主)、伊朗民族阵线(世俗民主)、库尔德斯坦民主党(左翼世俗)、图德党(马列)、人民敢死游击队(极左马列)。

    霍梅尼作为最高精神领袖本应处于超然地位,但他却违背了这个与当时各派的约定,公然为伊斯兰共和党站台。

    霍梅尼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发动起遍布全国的寺院网络,让教士们号召信众为伊斯兰共和党候选人拉票。

    此举效果显著,因为在伊朗的偏远地区,多数劳苦大众连字都不认识,他们只认霍梅尼和所在清真寺的毛拉等神职人员,结果,在许多投票站中,伊斯兰共和党得票都超过90%,部分甚至达到了惊人的100%。

    同时,霍梅尼还在国家电视台发表多次力挺伊斯兰共和党的演讲,提出了口号:“伊斯兰的宪法只能由拥有伊斯兰学识的人来起草!不要东方,不要西方,我们只要伊斯兰!”

    1979年8月12日,制宪法委员会席位公布:伊斯兰共和党狂揽总共73个席位中的55席!

    这个结果引起了其他7个政党的严重不满,尤其是几个左翼、马列政党直接通报抨击霍梅尼违反最高精神领袖准则,选举舞弊,并在伊朗各地举行示威游行。

    到了1979年11月15日,全新的伊朗宪法公布:以100%的伊斯兰教义为基础制定,同时加入了什叶派传统学说“法基赫监护”——即伊朗政府如果违背人民意志,那么教士们有权介入和接管。

    换言之,伊朗国家实权是在什叶派教士手中,而霍梅尼作为拥有大阿亚图拉和伊玛目名衔又是教士领袖,同时是终身制,这就保证了教士集团可以掌握伊朗的最高决策权和军权,而总统则依靠全民公投选举,有任期,但在关键议案上会受到宗教领袖的限制。

    这当然引起了伊朗其他势力的不满,他们纷纷上街游行,举行抵制宪法活动,甚至连包括穆斯林人民共和党在内的主张政教分离的宗教党派也对此不满,各地开始爆发骚乱。

    彼时,宪法正式通过还需要在1979年12月3日举行全民公投才能生效,于是霍梅尼在2日发表全国讲话:“明天凡是不投赞成票的,都是美国大撒旦的帮凶,是亵渎烈士。”

    有了宗教领袖的背书,伊朗各地的保守宗教群体纷纷投赞成票。

    1979年12月11日,新宪法以绝对优势通过。

    最高宗教领袖亲自拉票导致伊朗的教士圈也发生了分歧,其中,伊朗另一大阿亚图拉沙里亚特马达里都站出来反对霍梅尼,他曾经从巴列维政府救出霍梅尼,二人情同手足。

    可如今,他认为霍梅尼是在滥用“法基赫监护”,于是站在了霍的对立面。

    1979年12月11日,伊朗第三大城市大不里士爆发反霍梅尼游行 ,伊斯兰革命卫队去镇压,

    但伊朗国防军却拒绝协助,而部分空军官兵甚至直接宣布支持合理示威,并擅自开动战机在大城市低空掠境,以示震慑。

    1980年2月,伊朗内政部下达要求:全国各大校园禁止集会,旨在遏制全国校园的反神权运动,这时候,极端神权党派——伊朗真主党(和黎巴嫩真主党有渊源)武装分子开始袭击伊斯法罕、马什哈德、设拉子等地的左派群体办事处,造成数百人伤亡。

    人民圣战者、人民敢死游击队等左翼力量纷纷支持学生运动。双方不断发生械斗甚至枪战,事情愈演愈烈,不断有人员伤亡,到了中旬的时候,霍梅尼被迫下令暂时关闭全国大学。

    时任伊朗当选总统,无党派人士巴尼萨德尔不断试图安抚学生,并多次赶往校园,但他没有最终决策权,并且他主要是霍梅尼立场劝阻学生,结果被学生们骂得狗血喷人,名誉扫地,而教士集团也开始失去对他的信任,可谓是里外不是人。

    雪上加霜的是,和革命卫队关系紧张的伊朗国防军空军部队此刻竟然在谋划大规模武装政变!

    1980年5月,一批前巴列维伊朗空军(均赴美留学受训过)试图进行兵变,险些让霍梅尼等一众神权高阶人员丧生。

    伊朗空军成员基本都是在美国接受培训,并完全接受了西方价值观,他们对于“政教合一”的神权统治痛恨不已,在霍梅尼回国的消息刚一传来,空军内部立刻暗流运动,部分空军官兵成立了秘密组织,准确发动大规模武装政变,肉体消灭这些被他们称为“神棍”的伊朗教士阶级。

    1980年5月,莫哈格吉准将为首的政变部队制定了如下的作战计划:夺取哈马丹的诺耶空军基地,并利用基地内刚刚到货的18架先进的美制F-4“鬼怪”战机对德黑兰的霍梅尼官邸和伊斯兰革命卫队总部实行地毯式轰炸,将霍梅尼等高阶神职人员一网打尽。

    等空对地导弹击中目标,全城大乱后,早已安插在帝国禁卫师、德黑兰宪兵队、警察部队的3000名内应以此为信号,立刻占领广播电台发起“全国大起义”,并将其他的高级神职人员全部干掉。

    这时候,听到电台信息的伊朗国防军的第2、21、92装甲师和81巴赫塔兰师、77步兵师、第一海军陆战旅将一举荡平斯法罕、设拉子等15座大城市的伊斯兰革命卫队。

    伊朗国防军打算计划在1980年7月11日发起政变。

    本来计划天衣无缝,但人算不如天算,选择和霍梅尼合作的图德党(马列左派政党)在空军中也有成员,他们在获得了政变消息后,中央委员阿里·阿穆伊和党主席卡亚诺里商议后,将消息报告给了霍梅尼。

    闻听此事,霍梅尼震怒,当即下令革命卫队发起围剿。

    结果,政变的空军部队在7月9日被革命卫队打了个措手不及,数百名伊朗空军官兵被杀死,包括艾亚特、赛义德在内600多人被捕,只有巴盖尔率领少数人突围,逃到土耳其避难。

    艾亚特等带头人在遭受严酷刑罚后,并被带到电视台直播进行羞辱后,不过,在直播过程中,艾亚特等人骂不绝口。

    其中,艾亚特更是在直播中当着全国观众面把霍梅尼和其他的神权教士骂得狗血喷头:

    教士先生们,我是一个伊朗军人,我之所以要造你们反就是因为你们让我对国家未来感到失望!也别问后不后悔,我不为名利,就为了拯救伊朗现代文明。

    霍梅尼是你们这些XX的伊玛目,不是我的!

    这次直播事故叫革命卫队十分难堪,此后立刻停止了“电视直播”审判。

    直播不久后的于7月20日,政变士兵陆续被处以死刑。

    此次事件共绞死了140多名伊朗空军官兵,更多人被判处监禁,这导致伊朗空军瞬间陷入瘫痪状态。

    但不久后,两伊战争爆发,神权派发现革命卫队里没人会驾驶美制战斗机,情急之下,霍梅尼只能所有被拘押的空军官兵释放,使其戴罪立功。

    战后,这些人大多数也都得到了留任,至今,伊朗空军内部依然保留着浓郁的美式文化,通行英语。

    但也就是这次政变后,伊朗强化了两套军事制度并行的方针,即在伊朗国防军外,大力扶持伊斯兰革命卫队,并一直对伊朗国防军心存芥蒂。

    而世俗派和神权派的惨烈斗争一直没有结束,这次事情算是世俗派的一次胜利!

    (要了解更多伊朗世俗派和神权派的详细斗争,可以点击以上回答)

  2. 那时风雨


    欧洲议会在1月18日通过的不止是这一个决议,还有两个与我们关系更大的决议。

    当地时间1月18日,欧洲议会针对所谓的《共同外交暨安全政策》涉台决议进行了投票,投票结果是407票赞成,92票反对,该决议获得通过。
    据报道,在通过《共同外交暨安全政策》的同时,欧议会还同时对另外一个涉及台湾省的决议进行了投票。投票的结果是459票赞成,93票反对,欧洲议会主导的所谓的《共同安全暨防御政策》获得通过。

    这两个决议加上伊朗的这个决议已经充分说明了欧洲议会是什么货色的玩意。

    欧洲议会的前身是1952年成立的欧洲煤钢共同体议会,之后在1962年改名为欧洲议会。欧盟成立(1993年改名)之后,各国尤其是美国对欧盟内部的官僚系统不够民主提出了各种批评,所以之后随着欧盟各种协议的不断签订,欧洲议会一步步的增加了相应的权利。

    2009年《里斯本条约》通过后,在很多的政策领域上,欧洲议会要和欧盟理事会经由共同决定的程序立法,即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是平等的立法机构。欧盟三分之二的法律法规由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共同制定。

    实际上在这之后作为欧洲四大权利机构之二的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就分别相当于欧盟的下议院和上议院了。

    但是欧洲议会没有立法动议权,动议权在四大权力机构之一的欧盟委员会手中,大家不熟悉这个机构但是肯定熟悉这个机构的主席,也就是被网民戏称为“欧奸”的冯德莱恩。


    冯德莱恩什么货色在网络上已经传的神乎其神了,简单说几个例子。

    1、冯德莱恩一家有9个人,其中7个孩子都有美国国籍,她丈夫很可能也有美国国籍,但是不确定。

    2、冯德莱恩一家9个人,8个生活在美国,用咱们的话说,就是个“裸官”。

    3、冯德莱恩任命的欧盟委员会的成员中,有13个女性,14名男性,性别比例1:1。这种刻意的追求性别比例一致,是为了欧盟利益的需要?后来冯德莱恩跟着米歇尔去斡旋土耳其退出旨在保护女性的《伊斯坦布尔公约》相关问题,埃尔多安专门赏给了冯德莱恩一个冷板凳。。。。

    至于其他的利用职务之便为他儿子所在的咨询公司谋利益以及论文剽窃之类的就不提了。

    而冯德莱恩的这个机构与欧盟议会一样,几乎成为了美国利益的代名词,实际上这两个机构成现在这样是有原因的。

    美国指责欧盟官僚体系的民主就是为了浑水摸鱼,便于美国在欧盟内部上下其手。欧洲议会权利水涨船高后,美国逐渐控制了议会中的各个党团。以第一大党团的欧洲人民党为例,其与国际共和研究所关系密切。这个研究所是一个由美国政府资助的组织,而其主要任务就是以民主的借口拉拢,贿赂,恐吓,威胁等方式控制某些政府人员及议员,让他们为其所用,以干涉其他国家或者某些组织的内政。

    而欧洲议会的沦陷,必然影响到欧盟中类似于政府机构的欧盟委员会。因为欧盟委员会主席上任必须接经过欧洲议会同意,并经过其质询,如果欧洲议会不爽还可以经过三分之二的议员投票对其发起弹劾,所以欧洲议会对欧盟委员会主席的人选具有较大的影响。

    这也是冯德莱恩上位欧盟委员会主席的原因之一。

    所以这就形成了欧盟四大权利机构的分裂局面。

    作为欧盟四大权利机构的欧洲理事会其成员都是各国元首或者行政首脑,美国控制不了,但是这个机构一年才开四次会议,大部分时间聚少离多,主席米歇尔更多的是秘书长的性质,并没有事实上的决策权。所以欧洲理事会权利最大却只能起到方向指引的作用。

    欧盟理事会的成员是各国的各个部门的部长组成的,比如有外交部长理事会,财政部长理事会,个人只管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美国也很难控制这个机构。

    欧盟委员会是类似于一个国家政府机构的部门,所以冯德莱恩出境的机会比米歇尔还多,其成员也是来自于27个成员国,但是其主席人选美国能够控制,这就导致了冯德莱恩很多时候其实并不是代表了欧盟的整体意志,甚至有些时候是背道而驰的。

    比如年前米歇尔访华,冯德莱恩就没跟着。

    不过好在欧盟的集体决策制决定了很多事情冯德莱恩说了不算。。。

    剩下的就是欧洲议会了,705个议员,看开头两个决议通过的比例,基本上被美国控制了绝大部分。

    不过欧洲议会在没有欧盟委员会动议和欧盟理事会通过的情况下通过的东西不能称之为法律,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但是这会影响到欧盟未来的决策,为欧盟提供了一个可以参考的依据,而且会给世界一种欧盟大多数人同意这种决议的错觉,因为欧洲议会是欧盟最庞大的机构,而且其议员是3.5亿人选出来的,表面上看具有代表普遍民意的性质,实质上是卖国求荣的一帮乌合之众,每年除了浪费20亿欧元的资金并造成欧盟几百上千亿欧元的损失之外,别无他用。

    欧洲议会不除,欧盟难有出头之日。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