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政法大学的郭继承教授?

他被称是我国顶级考研政治教导专家 2007—201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政治阅卷组专家成员 我国政法大学马列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我国思维文化史博士后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课题负责人 我国国学著名学者 主编《思维政治理论中心冲刺精编500题》、《思维政治理论最后三套题及18金鉴》 《觉悟人生——中西文化比较视界中的国学才智》 等书籍,深受广大考研学子好评。

他被称是中国尖端考研政治教导专家 2007—201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政治阅卷组专家成员 中国政法大学马列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中国思维文化史博…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时下

有没有高质量的规则类怪谈?

2022-5-16 3:21:09

时下

2022年05月15号,关于“哈尔滨市道里区曹某涛烧伤身亡”调查情况通报,有什么想说的?

2022-5-16 3:21:11

11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林先生

    我反正看不出这是一个哲学博士的样子。

    在这个视频中,他首先认为,西方是非此即彼的思维。

    他说,中国多坏多坏多坏,则西方多好多好多好

    这个逻辑?中国坏,能得出西方好吗?根据形式逻辑的三大定律,中国坏,只能得出中国不好,并不能得出西方好(除非你认为西方和中国构成一组对立概念,但是谁都知道世界又不是由中国和西方构成的),这怎么能是非此即彼的思维呢?这是典型的辩证法毒害的思维吧。中国和西方并不构成一组对立概念。

    其次,他说西方有西方的问题,中国有中国的问题,这句话是正确的废话,他不能给予一个严格的方法论(这就是波普尔所说的伪科学,无意义的命题,根本无法证伪)。自古历史大浪淘沙,为什么有些文明变成了沙子?有些文明能在冲击中生存下来?西方的思维不是非此即彼的思维,而是第一因思维。西方思维恰恰要求追求那个底层逻辑,如果你不追问到那个逻辑极点,你就会陷入到这种这也好,那也坏的表层思维之中。

    接着他又说,不要诋毁自己的国家,来证明别的国家好。这个逻辑只能说很好,这怎么证明的,我不太知道?说A不好,能得出B好吗?显然不能,因为说A不好,只能说非A好。那么你的逻辑,恰恰是非此即彼,因为这个逻辑如果得以成立,必须暗含着西方和中国是对立关系,这是典型的冷战思维。

    他说,不允许不爱自己的国家。但是现代化基本的思维就是国家和个体的关系问题,到底谁是在先的?莫让爱国成为郭巨埋子式的悲剧和荒谬。

    郭巨,自己独取母亲供养,对母极孝。后家境逐渐贫困,妻子生一男孩,郭巨担心,养这个孩子,必然影响供养母亲,遂和妻子商议:“儿子可以再有,母亲死了不能复活,不如埋掉儿子,节省些粮食供养母亲。

    孝道比爱国更为淳朴,更为本质,尚能出现如此荒谬之事,何谈其他呢?

    并且走向了传统知识分子的弊病,就是道德约束论。这是中国自古以来的思维,认为道德上去了,社会就变好了,这种线性逻辑思维,根本不适应现代化社会的要求。

    还有就是,抱怨问题,他认为人们不应该抱怨,而应该做事。这种话是混淆了社会性和个体性,一个个人面对自己的事情,不应该抱怨,因为你的行为是你自己负责的。而社会并不是这样,把社会和个体混淆,就会很容易把个体的处世哲学混同于现代化社会的运行法则。现代化社会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之所以抱怨,怎么不去想想他们为什么抱怨?

    作为一个马哲博士,不可能不知道辩证法三大定律之一的否定之否定的规律,否定是辩证法的核心,抛弃了否定了,还谈什么辩证法?

    其次,他有一次批驳美国,说美国人认为我是上帝的选民,我是最优秀的。这是一个混淆了旧约和新约。新约并没有选民一说,选民是旧约体系下上帝和以色列人订立的契约,新约是普世性的,因此不存在选民。其次清教徒恰恰并不认为,人类是最优秀的,而是认为人都是有原罪的。

  2. 此木凡

    你不理解他,那是因为你的智慧还没有打开。

    手动狗头

    本人大一有幸在《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一课上聆听郭老师教诲,由于本人年少懵懂醉心于口舌之辩和舞台之艺,鲜少出席课程学习老师博大精深的思想。临近期末本人幡然醒悟,拜谒老师听取老师关于应对期末考试的诀窍(期末考前划重点)。不想,由于本人懒惰,临近上课铃才进教室时后排早已高朋满座,只有前两排尚有空位。

    课程开始后,郭老师走近席间,用睿智的眼神扫视众人,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我想问各位同学,你们支持推广转基因作物吗,在座敢吃转基因作物的同学请举起手!”

    本人举手并转视全班,令人庆幸的是,法大同窗们毕竟都接受了九年义务教育并在高中学习中表现优异,全班举手大半。不想郭老师眼神转为讶异,随后变成怜悯:

    “这么多人啊?”

    “常言道以形补形,吃什么补什么,转基因植物都没有后代的,没有后代的东西你们都敢吃?!”

    上面提到,本人初入学园年少轻狂,又坐第一排,竟逞口舌之快,当堂对老师反驳道:“那老师,吃骡子会绝育吗?”

    老师为我的冥顽不灵感到吃惊,先是一愣,进而提点到:“那不一样!”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纯天然无污染”,什么“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什么“崔化钠”之类,课堂里充满了智慧没有打开的空气。

    课后本人三思课上自己口出狂言的行径,大为懊悔:我们日常吃的籼型杂交水稻不也是雄性不育株杂交而成的吗!

    过了这么多年,本人深刻意识到自己当年的轻狂愚钝,才理解郭老师教诲我们时的爱之深、情之切。本人常年单身未有后代,好逞口舌之利,考试多不理想且不爱工作拒绝996,想必是廿年来嗜食阉鸡劁猪的恶果;今后必鞭策自己以郭老师教导的以形补形为指导思想,捕食聪慧、内向且工作努力的人类情侣以补自身之短。

  3. 心理系菜鸟

    今天看到B站上郭继承老师的2个演说视频,感觉有些不舒服:

    1、【郭继承教授痛斥年轻人自杀,死能解决问题吗?当代大学生为何如此脆弱?-哔哩哔哩】

    2、【博士后教授郭继承为何赞扬“打”自己的老师是英雄!中国不能给美国培养人才!-哔哩哔哩】

    我看老师讲的是道德,要忍耐、承受挫折、面对人生的困难,这些对不对,没错,但是,常识能解决人的心理问题吗?老师和家长说这些成熟的道德,去说教,不仅不可以帮助学生改善问题,反而可能会导致问题的加剧。老师主要研究中国哲学,希望不要随意跨界到当教育问题专家,如果要讲,还请结合现代教育学和心理学等相关学科的研究结果!

    首先,自杀是个严肃的公共卫生问题,这是不用多说的,“自杀的人是脆弱的、玻璃心的”这样的结论不仅仅无益,而且对于危机干预有害。老师说的这个博士生,他的自杀背后折射了我们的家庭教育也好,学校教育也好,有着不合实际的期望、残酷的竞争和病态的社会标准,这些东西是环境内化给学生的,归罪给自杀的个人无疑是本末倒置的。

    其次,当老师说到自杀的这个博士“欠教育”的时候,掌声雷动,我很诧异,大家对一个处境不利的人无法共情吗?我们不能理解一个自杀的人曾经无数次想要活下去吗?我们无法理解一个选择放弃生命的人在遗书里还挂念着他的父母吗?我看着是瞠目结舌:

    说到“欠教育”,可能要反过来问:孩子们接触的道德审判和规训还不够多吗?

    他们更需要的是理解自己和理解世界,去发现资源,更有主动性和创造性,我们缺失的教育不是训诫啊,而是提振他们自身主体性和能动性的教育,他们需要体会到自己能行,而不是被说教,被告知很多行为是不可以做的、是不好的。

    对于自杀的误解,我认为教育者尤其是需要了解一下的,在钱铭怡的《变态心理学》中指出,“自杀是不合理的行为”的观念是对自杀者错误的理解。有的人以为所以告诉孩子们不能自杀就可以降低自杀率了,其实这是无效的,对于自杀的人,他们已经尝试过很多活下去的努力,他们自己有充分的理由(也就是说,合理不合理不取决于局外人,如果我们不能在当事人的主观心理上工作,就会带来糟糕的后果),自杀的干预者千万不能站在干预对象对立的立场上去说教,而要充分理解和接纳,建立信任。

    郭老师这里说的是,连挫折都无法经历,还能干什么事情。然而,老师所说的承受能力差的人恰恰是个博士,他也算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了,承受挫折和成就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在教育学中,我们也并不认为要刻意给孩子制造挫折,挫折教育是帮助孩子去认识挫折,学会面对挫折,而不是制造挫折的教育。

    这个挫折应该是“恰好的挫折”,而不是“创伤性的挫折”,创伤性的挫折会被孩子压抑到潜意识里,对孩子的心理健康和人格发展不利。

    郭老师对那个几乎可以说是殴打他的老师那么感恩,可以理解为对于当时的那个没有力量的小孩,只能本能性地去认同老师,如果不认同老师的做法,孩子幼小的心灵会体会到极度的挫败感。郭老师恰恰因为自己认同那个打他的老师,压抑了自己的受伤,这也导致郭老师很难去理解那个感到绝望的博士。如果我们可以去更好地理解自己当时的幼稚,自己只是个孩子,其实可以得到老师更加合适的回应,或许在类似的问题上,我们可以找到比打人更合适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合理化老师打人的行为。

    “体罚是不好的,但是从不打孩子是不行的”这样的话讲出来是没有充分依据的,也不符合教育学和心理学的相关研究的结果,过去的大环境不同,我们可以了解到的育儿方式有限,今天,我们可以去了解更多的相关知识,我们就知道提高孩子的抗挫折能力、人际交往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并不需要去刻意设置障碍或者用激将法,他们面对的“恰好的挫折”本身就是提高他们能力的机会,关键是我们教育者有没有准备好相关学问去教育。

    自体心理学家科胡特指出,成熟的道德会干扰共情。对于一个家长或者老师往往会有着一些没有经过质疑的道德观,比如人要忍耐、人要努力,但是这些道德观不应该以说教的形式灌输给孩子,尤其是在彼此的关系遇到问题的时候,成熟的道德对解决现实问题,对亲自关系、师生关系有时候是有破坏性的。

    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叛逆的孩子,越是和他针锋相对,孩子越是来劲,我们努力的说教没能解决问题,而是把问题升级了。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说,有一个悖论,当我们接纳问题存在的时候,问题反而消失了。对一些孩子的问题,恰恰是需要允许,才有机会解决,不停地说教只会让问题更加糟糕。这些在下面听郭老师演说的家长,有些家长本身就采取了权威式的教养方式,经常和孩子发生冲突,如果又接受了郭老师的观点,回去教孩子可能会更糟糕。

    郭老师演讲中频繁出现的问题是情绪化,郭老师有次的演讲说西方哲学是二元对立,但是现代西方哲学有那么多反对二元对立的呀。还提到中国哲学的最高智慧,西方是门都没进,这样的说法又何尝不是二元对立的呢?

  4. 爱答题的小小Q

    本人前两天有幸上了郭教授的思修课,周二晚五十人的课。

    怎么说呢,因为是第一节课,郭教授没讲啥深刻内容,就谈了谈中西方的国运。但他讲了不到五分钟,我就明白他的立场和接下来要说什么了,纯纯的那种鸡汤。对国运的论证也很扯,直接默认17世纪以前中国文明领先全世界,全世界的古文明都让你吃了?单论一个罗马共和国你东汉拿头去比啊?完全没有一个历史唯物主义者的样子,所有的论据都是我认为怎么怎么样,一股子站队味儿。

    然后他就开始大讲特讲自己在文化局给流量明星开讲座,批评他们的光荣事迹。倒不是说给流量明星洗白啥的,关键你这个大谈文艺工作者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做贡献的傲慢劲就让人受不了啊!还什么要求所有艺人要有阳刚劲不能化妆啥的,你说主流就算了,所有是不是太过了呀?一点多元化和辩证的思想都看不到,这真的是研究哲学的吗?关键底下还有一堆学生 ,真的让我感到无语,国家难道希望未来培养出来的是一堆偏执的民粹主义爱国者而不是拥有辩证主义视角的爱国学者吗?照着这个势头,难道我们还要重新回到那个不左即右的疯狂时代吗?

    简直跟艾跃进一模一样啊 味儿太冲了

    可能郭教授本职所在是研究哲学,所以他很多时候涉及非专业方面的论断非常想当然,缺少事实根据。何祚庥知道吗?郭身上就有那种中年教授经验论的傲慢和偏见。

    不是说这样不好,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听这么半天“爱国教育”属实是浪费时间。当然,我坚信郭教授这样的老师一定是国家与教育局所希望看到的,但这无疑是对于无数渴求知识与坚持辩证法的学生的悲哀。

    所以我果断选择上周一上午的课了,有这时间听他讲大道理还不如溜去篮球队训练

  5. 夜雨星风

    郭继承就是目前体制内浑水摸鱼的学者最好的写照。

    1,身为一个哲学博士,你去知网搜搜,至今没有一篇像样的哲学领域的论文,写的著作不是中国梦就是国学智慧。

    2,作为哲学工作者,视野极其偏狭,对于西方文明有着莫名其妙的排斥感,甚至于毫无理由地贬低西方文化,西方哲学家。

    3,作为一个高校教师,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考研辅导班,ceo国学总裁班之类的东西上。其实赚钱去做这些工作也没什么。但是郭继承讲的内容实际上既不是中国哲学,也不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而是纯粹是一种市井文化,可以说跟哲学毫无关系。

    4,郭继承能够在网上火起来,只能说他象咪蒙一样找准了大众的爽点。如他讲的“信仰缺失”“大国崛起”“国运”,这些能够与战狼思维迅速结合在一起的话语,怎么会不受年轻人喜欢。

    但是真正年轻人面临的就业问题,贫富差距,如何限制权力,如何保证个体尊严,这些都是体制内哲学工作者学者一直在探讨的问题只字不提。

    郭继承顶着一个哲学博士,尤其是中国哲学博士的头衔尤其令人尴尬。同样都是给辅导班讲课赚钱,法学博士罗翔则尽可能地给学生灌输自由与平等,价值与尊严的现代性观念。而郭继承思想则充满了原教旨主义的味道。

    而且他顶着哲学博士的头衔说的那些不着边际的话,很可能让很多人以为学哲学的都是这种样子。如果传统文化就是郭继承所讲的那样,那宁可不要。

  6. 知乎用户

    郭继承是典型的儒学民粹主义,他刻意地说一些话去迎合老百姓的偏见和某些狭隘的心理。他在刻意地制造不同观点人群的撕裂和冲突,激化人群矛盾,以此博眼球,进而出名、牟利。从这样一个宣传儒学的教授身上,我们没有看到儒家君子的“和而不同,温润如玉,成人之美,谦和稳重”,我们反而看到的是“自大、狂妄、狭隘、偏激、张牙舞爪、党同伐异、欲致意见不同者于死地、不懂装懂、信口开河”。何其可悲!郭继承看似是在为老百姓代言,其实是在愚弄老百姓。郭继承看似是儒学国学的布道者,其实是挂着儒学的招牌,来为自己出名、赚钱牟利。


    我本来是郭老师的粉丝。大四那年第一次在b站看到郭教授讲“了凡四训”和“王阳明”的视频。看后很受触动。还关注了郭老师办的自媒体,弘正学堂。付费了一点钱买了几节课听。

    后来不能算是路转黑吧。总之,我后来很反感看郭继承老师的视频,看郭老师的视频会让我生理上觉得不舒服。

    我曾经在假期回家的时候,给爸爸放过郭继承教授的课。我本来以为我爸爸爹味那么重,总是教我做人的道理,批评我这里不好、那里不好,那么我爹应该挺喜欢看郭继承的课的。谁知道,我爸爸很看不上上他。也有可能是郭继承的很多表达方式和逻辑和我爸爸很像。郭继承教授讲座视频放了没有五分钟,我看到爸爸脸上浮起“轻蔑”的表情,应该是很反感。应该是那五分钟里,郭继承批评了社会有些人多么奴颜婢膝、崇拜金钱、不爱国、不尊重知识、不学儒家文化。我立刻明白,在我爸爸的判断里,郭继承和传递负能量划上了等号。而且郭继承很爱跟“异己”扣帽子,例如不爱国这种。这是很小人的行为,我爸爸很反感这样卑劣的手段攻击自己的对手,尽管郭继承用道德、爱国、有理想包裹自己的这些小人行为。我当时意识到,如果继续把郭继承的讲座视频放下去,我爸爸从郭继承这里吃的气,今天就要撒到我的身上。我立刻关闭郭继承的视频。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给父亲放过郭继承的视频。

    我父亲虽然没读过什么书(初中毕业),但是五十年的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经验可是实打实的。我父亲看人特别准。后来我认真反思父亲当时看郭继承视频的反应,我渐渐明白了父亲为什么如此反感郭继承。

    (1)来讲是非者,必是是非人。郭教授这个人,基本每个讲座都指责他人,今天指责移民出去的人、明天指责那个人不爱国,后天又说那个学德语的牛什么牛--你都不懂康德,大后天说“很多传统文化学者每天争论传统文化的考据问--却不关注传统文化中做人的道理,捡芝麻丢习惯”。指责他人某种程度就是在传递负能量。不管男孩、女孩,心胸要宽广,不要老是看人就看别人不好的一面、阴暗的一面,吹毛求疵。要宽容,容忍每个人都有龌龊、丑陋、自私自利的一面。千万不要拿着圣人、道德楷模的标准要考察每一个普通人。咱们都是老百姓,不要互相为难,互相放过对方吧。道德是用来要求自己的,不是你用来给别人罗织罪名的工具。人要是真有理想,就应该从来不讲理想,就应该把理想、道德小心的藏在心底,拿这把尺子来“严以律己”。对他人能宽则宽。对了,不要给别人扣“不爱国”、“洋奴”、“愚昧”的帽子。胡适不是说吗,“容忍比自由重要”。你不能因为你坚持的东西有价值,然后就打击异己,将与你不同的观点置之死地啊!

    (2)咋咋呼呼,四处给人上课、教育别人 的人,基本都是虚张声势,名不副实。因为自己精神空虚,通过大声的讲理想这种大词和指责别人来给自己壮胆。

    (3)越是高水平的人,越是恬静、温和、从容、与世无争。那些咋咋呼呼,恨不得让天下都知道自己在某个领域多么高明的人,往往是还停留在一个很初级的阶段。你见过哪位正教授和学生吵的面红耳赤、脸红脖子粗、急了的?如果你真的知道你的观点是对的,你吵或不吵,你都是对的。观点的对错不以是否争吵为转移。你以激烈的语言、很大的声音吼对手,并不能使得你的观点由错变对。讲过话,情绪越激动,有可能是因为你知道自己说的话站不住脚,但是你出于面子有不敢承认。

    【1】正方:部分人喜欢郭老师的课程大概是因为下面这个原因:

    (1)价值观很正。忠君爱国、孝顺父母。

    (2)佛教、儒家、西方哲学的知识信手拈来,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未必正确、未必学术上严谨)。普及了很多佛教哲学的基本常识。

    (3)举的例子都是生活中的例子

    (4)个人经历很励志。聊城大学本科,首都师范大学法学硕士,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博士。从二本一路考到985,然后在中国政法大学当副教授。算是很厉害的了。但是也是那个时代好,北师大的博士尽然还能去政法这么好的学校当教授。我个人觉得郭继承能去政法当教授,是吃了那个年代博士稀缺的红利。现在北大清华拿出文科博士,进不了高校因此被迫去高中应聘或者北京应聘公务员的太多了。我不觉得郭老师在他同龄的博士里,学术功底扎实很多。

    (5)郭继承老师喜欢讲理想、讲情怀。理想主义的我也有点虚荣,爱听这套。觉得自己有理想、有志向、有情怀,是贵族、高贵。

    【2】反方:郭老师的课,坏在下面这几个点

    • 理想主义、宏大叙事,是毒药,甚至是毒品。
    • 虚伪、标榜道德和理想,装无私、装伟大,不切实际,脱离普通学生的生活实际和真实需求,高高在上了。一副逼着你改正的样子。
    • 很在意虚名,牛吹的很大。
    • 傲慢自大。逮着你有一点错误、瑕疵,就“得理不饶人”。大肆批判,上价值,拔到民族国家人性的高度去打击你。他对自己的呢?,别人说他一句“不是、不对”就受不了了、要跟你翻脸,要反击。必须别人捧着他,最好再尊称他一句“郭大师”。对别人的道德要求极其高,对自己犯的错(科学知识上的不严谨,许多论调和心理学的研究相悖),闭口不谈。
    • 高级PUA,赚了你的钱,还想给你当爹。爹味从屏幕中喷涌而出!被侮辱的感觉,有木有感受到?
    • 花钱、花时间,找挨骂。你真拿我当孙子一样,坐小板凳上挨训。
    • 他心中就没有一一种意识。那就是我(老百姓)和他(自诩为知识分子、大学教授、布道者)是两个平等的“人”。郭教授把自己放的太高。他拿年轻学生当小孩那样训,一副我来拯救你们的样子。似乎没有郭教授,我们明天就要嗝屁了。中国文科教授这么多,恕我说句难听的话,无论是思想政治教育、马哲、儒学,哪个领域找出一百个比您水平高的人,也是不困难的。但是就没有见过像您这样谱摆的这么大的。真把自己当救世主和大师了?至于把自己太那么高,把学生踩那么低吗?
    • 至于您讲道德。我和您说实话,谁不干点龌龊事,谁没卑鄙过?您真的道德高尚吗?一点瑕疵也没有。道德上有问题、人品有毛病就那么贱吗?我再说句实话,您去看看历代君王,哪一个是圣人,无耻、下流、见不得人、上不了台面的事情,他们干多了。披着儒家的皮,实际干着压迫人的事情还少吗?不要对别人这么严苛,对自己那么宽松。这样不好。
    • 傲慢太多,偏见太多
    • 和你谈理想,都是想掏空你荷包的坏蛋。和你谈钱、聊生活的人,是真把你当“人”而不是当“韭菜”。
    • 推崇打学生,“棍棒底下出孝子”,推崇暴力教育
    • 狭隘、偏激、喜欢拉帮结派、挑起群体矛盾、煽动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从而满足他“做道德教教主”的私欲。公报私仇,泄私愤。不能因为你没机会出国、你英语不好没办法出国,就拦着别人、不让别人出国定居生活。郭教授强烈反对学生留学后留在国外。狭隘的民族主义。心胸那么狭隘,真的让人看不起你。孩子长大了去哪都好,只要他过得好、不违法、活得精彩,大可由得孩子自己选择。不要那么小气!

    谈理想、谈道德的、教你做人的,不是传销就是邪教

    当一个人和你谈理想、讲仁义道德的时候,他多半是“打着理想的旗号”,实际是想赚你你口袋里的钱。当你一个人和你沟通,谈利害得失、谈怎样做更划算,他虽然要多少坑你点钱,但是还是心里把你当做一个和他一样的“人”来看。而不是拿你当了韭菜。

    咱们最终都是要回归到“过日子”,而不是吹大牛、讲大话、唱高调、拉理想、谈道德、扯情怀。
    “过日子”哪有纤尘不染的,只要是人,多多少少都得有点污点。水至清则无鱼。人要是整天爱惜羽毛,眼里揉不下半粒沙子,说这个不道德、那个不爱国的,你还讨不讨生活了?

    你以为大家都跟郭教授这样,有铁饭碗,有编制,不担心养老,不担心孩子上学,有挣不完的讲座劳务费可以收吗?我们没这条件,我们还在为生计发愁。

    道德、学问、哲学,这都是昂贵的奢侈品,贵族们玩的东西。当听郭继承老师侃理想讲爱国的时候,别忘了,我们是老百姓。你得讨好领导、托关系、用人脉,才能不断往上爬、甚至只能保住这份工作。是的,我们就是郭继承老师嘴里那种“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小人”。

    我连饭都吃不上了,我连工作都保不住了,我身上还背着房贷和债务,你还跟我讲正直、君子。唉~,这好比我连米都吃不上,你问我“何不食肉糜”?你说我为什么不吃肉粥呢?你不废话吗?我不吃肉粥?是我不想吗?

    您郭教授是当教授老爷当太久了,忘了普通草民是怎么讨生活的了?

    按照郭教授那套感恩博爱的逻辑,我还得感恩苦难呗?

  7. 毛粉

    他在(感恩所有帮助过你的人)视频中说:“和尚法师是护佑国泰民安的定海神针,国家应该供养他们,我们都应该供养他们”。从他的很多讲座中不难看出他就是个打这传统文化旗号彻头彻尾的佛徒,据悉此人是共产党员,建议开除党籍,因为此人以丧失了一个党员最基本最起码的信仰。

  8. 鹤顶红品鉴师

    胆子大一点,郭教授绝对算得上是中国科学发展路上的大障碍,甚至说毒瘤。我尊重郭教授在自己专业的深耕和成果,但是以其在社交媒体上的姿态,不知道又要将多少人带入错误的价值体系。

    爱国主义教育可以做,但是对待外来文化的态度错了,就应该接受纠正和批评。郭教授多次公开力挺中医,虽然我本人不信中医,但我从不否定中医伟大的历史意义,郭教授也在努力为传统文化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但是,郭教授在力挺中医的同时,直接贬低了西方体系下的现代医学和生命科学,并且把中医提到了万般神圣的地位。我们假设中医药仍然可以保持多年前的疗效,试问: 如果华佗扁鹊张仲景这样的中医大师可以穿越到现在,看到现代的急诊医疗,靶向治疗,外科手术……他们是会虚心学习和请教,还是会利用自己已有的理论进行抨击?在自己不专业的领域做出如此绝对评价,真的很难对得起哲学博士的头衔,也是另外一个层面的不负责任了。研究了这么久西方哲学,得出的结论是西方哲学大部分都是二元论,非此即彼相互对抗的学说?

    郭教授同时暴露出严重的文化自负,我们的文化是伟大而源远流长的,但如果是西方什么都不行,所有优秀的文化都可以从我们的文化里找到影子,那就贻笑大方了。按照这个思路,微软,苹果,麦当劳,麦肯锡等优秀的企业,核心的企业文化都可以在中华文化中找到影子了?必须承认,把别人的文化学过来,套用,能用好了,这件事并不丢人,一样会非常出色,天朝上国的思维真的使不得呀!

    另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是,郭教授在教育和心理学领域发表了极度不负责任和荒谬的观点,换句话讲,这是他对于自己身份很不恰当的认知。抑郁自杀是宠坏的,原生家庭一定是积极的等等,赤裸裸地在否定科学。抑郁症的成因很复杂,遗传和外部环境都有可能成为导火索,而且情绪类的疾病自古就存在,只是我们国内的文化接受这一类的疾病时间较短,大量的人还不认为精神疾病需要专业的医疗干预,我们需要很长的时间让国民慢慢树立这种意识。关于原生家庭,父母错误的养育方式带来的副作用很多很多,从各类情感障碍到犯罪行为,屡见不鲜。未成年的孩子是人,需要被善待和尊重,在国民受教育水平逐步提升的时代,更多的人去了解孩子在不同阶段的情感需求,会比简单粗暴的方式更可能收获优秀的孩子。

    为什么我会坚定地认为郭教授会是一个毒瘤?因为他真的有很出色的演讲能力,有个权威长者的模样,又不失愤青的气质。我们需要拥有足够的科学意识,凡事要有批判性思维,而不是一定正确或者错误。由于他出色的演讲能力,他在社交媒体中活跃程度越来越高,从家庭教育到国际形势无处不在,但欠缺的科学精神会误导大批的网民,尤其是特别容易被各种声音带偏,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部分网民。如果越来越多的人由于他的演讲,告别了科学和批判性思维,这将是可怕的。抛开他讲话的内容不谈,讲话的逻辑实在是不敢恭维。

  9. 阿咩八分甜

    不知道现在的人怎么那么那么爱“评价”老师如何,借用最近在看的《觉醒年代》那部剧里面的事,就比如辜鸿铭老前辈,他崇尚的东西和新文化运动并不相同,但是却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学生可以选择同意或者不同意他的一些主张看法,但是没有一个人会选择批判他,嚼舌根。

    这个社会是不是特别喜欢否定或者批判一个人呀,郭老师我虽然没有选过他的课,但是作为中国政法大学马列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中国思想文化史博士后,我想比在座的各位都有发言权吧?

    一个个的,反对的也好,批判的也罢,没有见到有谁是和这位老师一样的学术成就。

    你什么都不懂,所以才认为什么都懂。我们都一样,在老师面前就是一个个的学术废物而已,哪里有脸到处评价老师的?

    与其如此不如多看看书吧

  10. HouSueh

    笑死了,绝了,我还上过他的课。

    基本思路就是:西方什么都不太行,所有来源都可以从中华传统文化中寻找。

    激情澎湃,颇有销售的感觉。

    完全不按课本讲,结果考试还是按课本批。

    以上。

  11. 机智啵啵鸡

    为啥我混了五年都没听说过他。。。可能是我太学渣了。。。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